為文字而生之專屬網頁

type.center/tw
2019年7月31日

字型設計與平面設計的對談

2019年7月31日

字型設計與平面設計的對談

「所有設計圍繞著字,不管是字型的設計、各種資源或是背後的哲學,每個細節都會影響到平面設計發展」,這是設計師何佳興為6月28日台灣森澤字型所舉辦的〈字型設計與平面設計的對談〉座談會的開場。會中還邀請到兩位新生代設計師施博瀚及陳冠穎,透過三位跨足平面與字型設計領域的討論與分享,探討字型對平面設計師的重要性與影響,也了解設計師選擇字體背後的原因,並深入台灣的字型設計發展的潛力與機會。


亞洲設計的現在式與未來性,從「字」出發

亞洲設計師學習的過程是以西方的理論形式為基礎,在歷史的進程中,也已經將東方的語彙融入於設計之中,但什麼是東方的設計?這是一直沒有被界定的。在五月份舉辦的亞洲AGI〈無名會議〉中著重討論亞洲的設計意識,如何回到歷史脈絡中思考。
其中,亞洲語言的「文字」是一項重要的關鍵,無論是日本或是台灣、簡中或是繁中,都會用到,也脫離不了「漢字」。這與英文是完全不同的思維,也是東西方不同文化精神的反應。
那麼亞洲現代平面設計在借鏡西方的設計邏輯之後,要如何反射回漢字?如何從歷史中疏理出未來的想像,從精神到應用上有全新的發展?


字型之於平面設計:好的食材與料理

何佳興首先分享他的書畫與裝幀設計,主要是以字型出發來發展設計,書法篆刻與漢字的造型細節研究,加上從宮廟文化所找到的線索,演繹成結合台灣字型與風格的觀念形式。他相信,對照書法的歷史脈絡,其中還有很多可能性還沒有被轉換出來。以設計師的角度來看,不同表現需要各式各樣的字型來支持,透過字型設計與平面設計良好的分工,以及互相合作的系統,可以更全面的整體推進。

圖:何佳興提供。

設計師施博瀚分析了這兩種產業工作形式與性質的差異。他比喻字型與平面設計就像是食材與料理之間的關係。而字型設計師與平面設計師就好比是農夫與廚師。農夫先研究如何栽種、培養才能長出好食材,廚師則是要全盤的思考用什麼樣的食材來料理。如同平面設計師利用好的字體來做設計一樣。

談到字體的設計type design,施解釋,標準字設計logotype作為識別系統中的文字設計,通常風格形式多元、字數也較少;而字型font則是屬於風格統一、字數齊全、可供排版的產品,更注重的是整體開發的流程。由於漢字字型開發困難,要達到可供排版的字數龐大,各種造型與結構平衡的掌握(下圖),通常是要由團隊而不是單一設計師來完成。除了流程以外,筆畫也有特定的要求。而作為印刷字體,又與手寫字的寫法不同,像是撇跟捺,在標準字可以自由發揮的地方,在字體設計時就必須遵守一套規則。

圖:施博瀚提供。

而陳冠穎則是將字型形容成是電影的配樂,看完電影或許不記得音樂,但是仍會記得電影的內容。字型的設計目的是要傳遞出文字的氛圍,但不影響讀者閱讀,內文字型的設計更像是空氣或水一般的存在,雖然很重要,但也很容易被忽略冷落。


選擇日文字體的原因:極致工藝與文氣意境

在談到字體選擇前,何佳興先說明他只做整本書的設計,因為在這個過程中會發現從封面到內頁都有其對應的專業,無論是印刷加工、用紙、內頁字型應用、出版社的品牌定位,每個環節的整合都會引動該領域由代工趨向品牌的專業發展。
因此,對於內頁的文字編排也會想要用好的字型來表現,而〈龍明體〉是何佳興最常使用的一個字體。綜合他各種嘗試後的經驗來判斷,這是一個最好表現「文氣」的選擇。
在日本森澤字型來到台灣後,有了機會深入了解這背後的原因。原來〈龍明體〉在日本是一套指標性的字體,代表字型工藝的極致,這也打開了何佳興對於字體的想像——只是換一個字體,設計就會煥然一新。

圖:何佳興提供。

那麼到底什麼是文氣?施博瀚也好奇問到:指的是閱讀起來比較有感覺,帶有仙氣、很優雅嗎?還是帶有某個地域、產地的特質,或是那個文化背後的感覺?
何佳興認為,關於文氣應該是指文學的部分,形容文字創作的味道,或是具備文學氣質、優雅的。因為字型是需要大眾去使用的,強調的不是藝術性而是工藝性,如果一套字體能經歷時代而留存,工藝上自然趨向極致,那應該就能達到文氣的意境。

回過頭對比台灣的話,目前字體的設計還沒有達到這樣極致工藝性的字體,能夠足以代表在地的語彙。如果在台灣出現了這樣的字體,那將會是一個重要的節點,往後各種發展會因此而展開——有人可能會反對它作出另一套標準,也有人會在這個基礎之下做更細緻的延伸。我們在台灣創作上很自由、有很大的發揮空間,但是我們沒有標準,所以在討論很多事情得時候沒有辦法對焦,無法把能量放在同一個地方,就會消耗彼此——你是對的我是錯的,你是美的我是醜的。
而〈龍明體〉的價值就是一個區域或一個國家的「標準」,文氣或者說美感都是相對的狀態,在每個區域以不同的進程去考量。
何佳興說:「回歸最基本的使用上,我怎麼就是覺得它好看,這很動物性」(笑)。

施博瀚與陳冠穎兩位設計師也分別說明,並不是特別偏好日文字型,而是看適不適合。現況是日文字體的選擇較多,不一定是在數量上取勝,而是風格或發展比較多元、涵蓋範圍較廣。以明體為例,近五年來台灣的字型公司沒有推出新的設計;另一方面是推廣的方式,設計師選擇字體時的體驗很重要,必須要能感受到實際使用的感覺,日本的字型公司在這方面是做得比較完善;最後陳冠穎補充到,日本平面設計對於亞洲的設計影響很大,因此在字型的使用、美感的認同也會相對影響台灣。

從這裡反思,台灣的字型公司是否也能產出屬於自己的設計?對照台灣平面設計的蓬勃發展,字型設計未來的發展會有什麼可能性?


字型設計的啟發:東方線條與技術革新

「西方的字型是點線面、單點透視如建築的思維,而東方則來自於線條」,何佳興表示:「對應西方點線面的格線系統,書法中的軸線是東方多點透視的思維,這反應在東西方文化不同空間感的發展」。字如其人——字是身體律動的痕跡,每個人寫的字的樣貌會跟著身體長,從骨逐漸長出筋肉。

圖:何佳興提供。

何佳興以東方線條的邏輯發展出一個概念實驗,漢字的基本筆畫中的線條,就像是以眾多線條壓縮而成的,其中的空隙就是類似書法筆刷,這是一種兼具氣息的線條表現。利用這個線為基礎,再發展成花鳥的形式,或是堆疊出像宮廟的屋頂,如「交陪」二字,畫面自然呈現出如東方建築的空間感,每個漢字結體都是一間廟;依據東方線條的邏輯,只要有一種線條的樣貌,就能對應發展出一套風格。

圖:何佳興提供。

類似的概念也能延伸至設計時,版面構成的空間感,或利用漢字角度的轉換,營造出動態,打破方塊字的僵硬感。內文設計的橫排或直排的編排,也能參照歷代篆刻對文字安排的經驗,透過粗細、間距的調整,來達到視覺與閱讀功能性的良好關係。最後再加上色彩的條件:亞洲的金銀、螢光色系,把這類的配色加入排版之中,成為具有地方特色的表現方式。

圖:何佳興提供。

其他像是利用各種字體的疏密度變化,來營造不同的閱讀節奏,這個概念也是來自篆刻中的「疏可走馬、密不通風」,意思是怎麼在有限的空間中表現戲劇性的張力。〈熱帶季風〉也是一種線條轉換的嘗試,以舊的英文鉛字為線條來組裝作為變化、轉譯出一種風格。最後,何佳興分享了現正發展中的logo標準字「水交社」,以宮廟的字型風格,加上傳統字型的結構,儘量以最俐落的方式去簡化線條、找到規則,讓它成為可以發展的字型。何佳興提出了豐富的各種類型的嘗試,但並不滿足於此。他不希望只是做完個案就結束,而是探尋能持續發展的方法。對於未來,他期許能夠找到屬於台灣的生活感、線條、文化空間感這樣的設計痕跡。

圖:何佳興提供。

從陳冠穎的眼中看來,在現代若想成為一個好的字體設計師,必須同時具備藝術、行銷、心理學、語言學、程式等專業,還要有透視過去與未來的能力。他建議:「多觀察生活中出現的文字,往往可以產生很多新的想法」。陳冠穎的字型設計生涯是從就讀大學期間,在圖書館挖掘了一些鮮為人知的有趣資料開始。1909年清朝出版的《營業寫真》中介紹了當時的各行各業,書中將手繪招牌稱為「寫牆字」,而對於這個職業的描述「不稱名人稱字匠」也相當符合現代。

他還發現在日治時期的報紙與雜誌中的有趣字體,像是1937年的台灣日報廣告內容中出現的圓體字型,是類似胖皮體圓圓的風格。另外分享了平時搜集的早期膠片招牌字體。為了方便組裝,所以在筆畫部件設計上皆是一體成型的;還提到水河圓體有著許多異體字,甚至創新寫法的設計。這些都成為陳冠穎發展字型設計的養分。

圖:陳冠穎提供。

他的字體〈日日新〉是一款具有親和力的圓體,有著鉛字印刷溢墨的特徵、較為緊縮的中宮。目前也正朝著標準字、手繪風格、等不同的系列發展中。另外他正嘗試一款黑體字設計,概念取自早期的手繪招牌,有著瘦長、偏高的重心,未來也計劃加入異體字或新寫法等等。而從軟體的角度來看,可變字型OpenType variable font的技術也讓未來字體設計發揮的空間變大。例如他在座談會中所示範的,在同樣的結構基礎上把黑體與明體的設計結合,只要將錨點的位置與數量調整、定義好,就可以產生許多有趣的漸次變化,提供使用者更多個性化的選擇。

圖:〈日日新〉字體,陳冠穎提供。

圖:陳冠穎提供。網址:https://imgur.com/ZcZNLs7

「字就像創作,是畫出來而不是寫的」,施博瀚分享了從平面設計轉換到字型設計的經驗,由於在最初接觸到的是品牌與標準字設計,與「字」也特別有感情。相較於標準字可以有強烈的設計感,字型設計著重的不只是創意而已,因為不知道未來的使用者會應用在什麼地方,最要在意的是整體的平衡感、灰度的一致性,再從重心的高低、中宮鬆緊度與筆畫的特色中追求「風格」。以凝書體為例,是為了想要打造出優雅的字體,設計上將明體與楷體的筆畫特色結合,重心稍高、中宮集中,再以平面設計的實踐經驗作使用情境(font in use)的呈現。

圖:施博瀚提供。

另外對於字型產業的發展他也提出一些建議,例如從通識教育中下手,一般大眾即使不會設計字型,但仍然可以加強對於這個領域的知識,甚至是字型的授權方式,再進而延伸到投入字型設計的實踐。在經營方面則可以參考某些發展趨勢,例如透過集資生產的預購式字型,在投入大量時間造字之前,設計師可以先確定市場性,不會花白工在一套沒有人會買的字。客製字或許也是一種機會,制定風格後先創作少數的示範樣字,再根據客戶需求延伸,完整發展成一套字或是逐字購買,施博瀚認為這些在未來都是很有潛力的。


從單點突破進入細緻分工

如同何佳興所言,台灣的殖民歷史為我們保留了多元的思維,其中很多養分可以發展,具有活力、沒有限制,所以有各種可能性可以嘗試,這跟單一民族的發展路徑不太一樣,台灣不會只像韓國、日本甚至是中國,這是值得我們思考的。

回到設計師身上,一個人做所有的工作看似有很多發展可能性,但壓縮時間和經費全都承攬是很不健康的,要一邊發展風格、甚至背後的調查、文化、藝術都要兼顧,這是窮的邏輯,適合階段性對守舊形式的單點突破,但不利長期整體專業化或品牌的發展。現階段更需要建全產業、培養不同領域的界定與細緻的分工,平面設計師、字體設計師、甚至是專注於標準字的設計師,也能根據不同項目的屬性與不同的設計師團隊合作。雖然在銜接上需更費力嘗試和整合,但只有經歷這個過程,品牌經驗和更高規格的專案才會被提煉出來,更有意識的跨領域發展讓產業提升。台灣的設計不該只是表面豐富,背後應該是培養團隊、各種軟硬體方法的溝通整合,健全工時、付費機制,以此作為深化的基礎,進而發展多元的設計價值。

文:Jessie Chiuhui Chen

的共享